<fieldset id='t93lm'></fieldset>
    <i id='t93lm'></i>
  1. <dl id='t93lm'></dl>

  2. <tr id='t93lm'><strong id='t93lm'></strong><small id='t93lm'></small><button id='t93lm'></button><li id='t93lm'><noscript id='t93lm'><big id='t93lm'></big><dt id='t93lm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t93lm'><table id='t93lm'><blockquote id='t93lm'><tbody id='t93lm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t93lm'></u><kbd id='t93lm'><kbd id='t93lm'></kbd></kbd>

      <code id='t93lm'><strong id='t93lm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ins id='t93lm'></ins>
    1. <acronym id='t93lm'><em id='t93lm'></em><td id='t93lm'><div id='t93lm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t93lm'><big id='t93lm'><big id='t93lm'></big><legend id='t93lm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1. <i id='t93lm'><div id='t93lm'><ins id='t93lm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span id='t93lm'></span>

          那邊有個新娘在等你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0
          • 来源:免费网站看AV片_免费网站免费污污视频_免费网站在线看av片

            認識嚴希時,我17歲。

            那年,我經歷瞭太多的不幸。先是母親因癌癥去世,接著,父親在突發的山洪中喪生。短短兩個月,我失去瞭這個世上最親的兩個人,成瞭形單影隻的孤兒。那段日子,生活黯淡無光,沒有依靠,沒有希望。我結束瞭高二的學業,打算出外自謀生路。

            輟學的第三天,班主任找到我傢裡,告訴我,有人為我捐瞭款,我可以繼續讀書瞭。喜悅與感激,無以言表。我要見見為我捐款的人,班主任說,是縣團委給我聯系的。我找到縣團委,團委的人說,他們一般不讓捐款人和受捐人見面,因為這是社會行為,不摻雜個人感情。我說,不讓我見面,我就不接受捐贈。

            我固執,是因為我感恩。我不能不知道,我的恩人是誰。

            在我的堅持下,縣團委終於安排我和嚴希見面瞭。那是一個落日將盡的傍晚,嚴希在縣團委同志的陪同下,到我的學校來瞭。在校園的梧桐樹下,在落日的餘輝裡,嚴希有些靦腆地站在我的面前,出人意料的是,他竟是如此年輕,如此帥氣,個子高挑,面皮白凈,很像古典小說裡玉樹臨風的書生。那時,他23歲,剛剛大學畢業。

            我本來想好,見瞭面我給人傢鞠躬,但及至見到他是小夥子時,我將這一茬忘瞭。我隻看著他溫暖的眼睛說,今後,我掙瞭錢,會還給你的。

            他顯得有點局促,一度想過來握我的手,但終於沒握,說,好好讀書,上大學,讀研究生,你讀到哪,我供到哪,從今以後,你就是我的妹妹。他說得誠摯,不矯情,不做作,我聽得出他內心的實在。

            那一次的見面很匆忙,短短的幾句話後,就分別。但嚴希的名字卻深深地刻在瞭我的心裡,夜深人靜,我常常會想起他的容顏,他白凈的臉,有點靦腆的表情,透著溫暖的目光。隻要再見校園的梧桐樹,再見天邊落日的餘輝,我的心裡,就會有陣陣感動,那是與嚴希有關的記憶。

            第二年,我考上瞭大學。收到錄取通知書後的第五天,嚴希來瞭,仍是和縣團委的同志一起來的。他帶來瞭一萬一千塊錢,那是我讀大學一年的學費和生活費。他將錢交到我手裡時隻說瞭一句話,錢不夠時給我打電話。他將他的手機號碼告訴瞭我。

            那天,他在我傢裡呆瞭一個上午,我倆沒說太多的話,我隻知道,他在武漢的一傢公司上班,這一萬一千塊錢,是他一年的全部積蓄。沒說太多話的原因,是我將精力都放在做飯上。我留他和縣團委的同志一起吃午飯,用母親生前教我的手藝,無比虔誠地做瞭這頓飯。

            那天下午,起風下雨,他們離去時,我送他們到村頭的公路上乘車,傢裡唯一的一把雨傘遮不住三個人,嚴希讓我和縣團委的同志共傘,他自己將襯衫脫下來,罩在頭上。中巴緩緩離去時,他將頭從車窗裡伸出來,叮囑我,快點回去,別被雨淋濕瞭。我不住地點頭,直到中巴駛得不見蹤影,我仍沒走,巴巴地望著公路的盡頭,雙眼朦朧。

            自此,遠去的中巴,如織的雨簾,成瞭我最溫暖的記憶。

            到西安上大學後,我很快在電腦城找到瞭一份零工,每個周末到電腦城打工兩天,一月的薪水,維持我的生活,綽綽有餘。

            我會偶爾打電話給嚴希,匯報我在學校的情況。他也時常打電話到我的宿舍,問我的學業,問我的生活,問得最多的,是錢夠不夠用。

            大二開學,他讓我在銀行開個賬號,好匯錢給我。我拒絕瞭,我說,我邊打工邊讀書,完全可以養活自己。直到確定我真的不存在經濟問題時,他放心瞭。但一個月後,我還是打電話給他,我說,你來吧,到我學校來,我有事找你。

            他很快就來瞭,帶來瞭一萬塊錢。那天我沒去上課,在宿舍裡接待他。當他將錢遞給我時,我推瞭回去,卻掏出三千塊錢遞給他。他一臉詫異,問我是怎麼回事。我說,我說過,我會將錢還給你的,這是我一年多來打工攢下的錢,先還你一部分,以後你不用捐錢給我瞭,我靠打工,養得活自己。

            他愣怔怔地看著我,問,這就是你叫我來的目的?我點頭。其實他不明白,我叫他來,是因為,我想見到他,我想他。

            但這話我沒勇氣說出口,他是為我捐贈的恩人,我說這樣的話,會讓他誤以為我對他有著依賴,這不是我剛強的心性所需要的。

            他張嘴想說點什麼,但最終什麼也沒有說。他伸手在我頭頂摩挲瞭一陣,說,你這個傻孩子,好吧,你不需要我的捐贈,以後,我就不捐錢瞭,你自己好好照顧自己。這是我倆的第一次身體接觸,雖說沒有我想象的那麼親密,但也讓我激動瞭一陣。我差一點就告訴他,我愛上瞭他。這是我真真實實的感覺。但是,我抑制瞭自己的沖動,我不能讓他誤會我的感情是對他有所求,隻有等我將他的錢還清瞭,我倆是平等的,我才能坦言我的感情。

            他在我的宿舍呆一會兒就走瞭。臨走時,他也沒接受那三千塊錢,而且不顧我的反對,仍是將那一萬塊錢留給瞭我。我要去車站送他,他也沒答應。

            他走後的第三天,我打電話給他,他的手機竟是空號。我不知道這是什麼原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