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'iq01y'></ins>
    <acronym id='iq01y'><em id='iq01y'></em><td id='iq01y'><div id='iq01y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iq01y'><big id='iq01y'><big id='iq01y'></big><legend id='iq01y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1. <tr id='iq01y'><strong id='iq01y'></strong><small id='iq01y'></small><button id='iq01y'></button><li id='iq01y'><noscript id='iq01y'><big id='iq01y'></big><dt id='iq01y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iq01y'><table id='iq01y'><blockquote id='iq01y'><tbody id='iq01y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iq01y'></u><kbd id='iq01y'><kbd id='iq01y'></kbd></kbd>

        1. <dl id='iq01y'></dl>

          <i id='iq01y'></i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iq01y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i id='iq01y'><div id='iq01y'><ins id='iq01y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2. <span id='iq01y'></span>

          <code id='iq01y'><strong id='iq01y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溫柔的風穿堂過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2
          • 来源:免费网站看AV片_免费网站免费污污视频_免费网站在线看av片

          在高考結束的散夥飯上,我的同桌林依人,安靜地看著大傢開玩笑、喝酒、爆粗口、抱頭痛哭。她坐在角落裡,沒有喝一杯酒,也沒有擁抱任何人,似乎沒有高興,也沒有不高興。

          隔壁桌是許言言他們班,她是我高中時期喜歡的女生。許言言被起哄和男朋友喝交杯酒,笑聲和鬧聲交織成一片。我的腦子一片空白,隻是一杯一杯地灌酒喝。我說:“來拍張照片吧。”於是,我舉起相機照下瞭所有的笑臉。

          大傢要散的時候,我說:“等等,再來一張。”我把鏡頭對準瞭林依人一個人。她在鏡頭裡,對著我溫柔地笑。

          大傢都喝得醉醺醺的,似乎隻有林依人還清醒著。她一輛一輛地在路邊打車,扶著同學上出租車,仔細地跟司機交代。我蹲在樹下,看見幾個林依人的影子,胖胖的,立在路邊伸出一隻手打車。突然熱淚往外湧,我也不知道我哭什麼。

          最後林依人扶我上車,準確地跟司機說瞭我傢小區的名字。到瞭樓下,我坐在椅子上,林依人在我旁邊,她不知道是該來扶我還是站著。

          我說:“林依人,我能問你個問題嗎?”

          “嗯。”

          “高中三年,為什麼從來沒看見你在課間上過廁所啊?”

          她有點害羞,笑瞭笑說:“因為我太胖瞭。別人出去一趟,你都不需要挪椅子,我出去的話,你不光要挪椅子,還要起來給我讓出位置,我才能出得去。所以我不去。”我笑道:“都跟我同桌三年瞭,這麼客氣幹嗎?”

          林依人和她的名字一點兒都不般配。她是個胖子,我認識她的時候,她就已經是個胖子瞭。

          那年我十五歲,上高一。憑著男生特有的小聰明和初中不錯的底子,考上瞭市裡最好的高中,和剛剛認識的一群滿身臭汗或陽光或猥瑣的男生,在學校招搖過市,嘻哈打鬧。當時按照成績選位置,於是我坐在瞭教室的最後一排,上課的時候和幾個跟我差不多興趣的男生打賭英語老師的胸是c罩杯還是d罩杯。

          通往幸福路上唯一的障礙就是班主任。他經常會冷不丁地出現在後門,從後門的貓眼偷看我們,我被慫恿用彩色膠佈封住瞭貓眼兒。班主任生氣地盤查起來,幾個沒良心的朋友第一個就出賣瞭我。

          班主任大發雷霆,重新調換瞭座位,把我安排在走廊的窗口那一組,三人同桌。我坐在靠近過道的位置,一個學霸型的女孩坐在裡面,中間是林依人,當時班裡最胖的女孩。她的臉不大,但是身上結結實實都是肉。她是一個土得像剛剛從新中國成立前走出來的女生,打扮卻像一個中年婦女。頭發永遠紮成馬尾或盤在頭上,一個夏天就幾件t恤換來換去穿,夏天也從來沒有穿過短褲,都是大地色系的休閑褲和牛仔褲,再加上運動鞋。冬天就在外面裹上棉襖或者羽絨服,更像一個球。衣服永遠是繃在她身上,跑步的時候都邁不開步子。

          我幾乎不跟她說話,即使說話也基本上都是問句,比如,老師剛剛來過沒,講的哪一頁,這章已經學過瞭嗎?等等。

          她也從來不主動找我說話,倒是跟旁邊的女生還蠻聊得來。有時候兩個人就趴在桌子上說些悄悄話,然後兩個頭靠在一起偷偷地笑。

          她來得比我早,走得比我晚,甚至連下課的時候都沒見她去過廁所。這點一直是我心裡的一個疑惑。但是那個時候,我沒空解開這個疑惑,也懶得理會她。因為我的心裡滿滿都是許言言。許言言是一個特別好看的女生,眼睛不大,但是一笑起來的時候就彎彎的、亮晶晶的,鼻子也小巧,唇紅齒白。皮膚上沒有一點瑕疵,留著中發,偶爾紮起來,巴掌大的小臉,還有一顆小小的虎牙。

          我第一次跟林依人的正常對話,是從一節出糗的英語課上開始的。我那時正在筆記本上亂寫亂畫,結果被老師點瞭名,又突然問我為什麼沒有交英語作業。我隻好找借口說掉在傢裡瞭,這種招數我從念書到現在用瞭很多次,一般得到的答案是下次帶來或者下次註意。結果英語老師盯著我說:“那行,給你十分鐘,回去拿吧。”

          “啊?我傢蠻遠的。”

          “你傢不就在學校對面嗎?上次你爸見到我還跟我打招呼,讓我特別關照一下你。趕緊回去拿。”怕露餡我隻得說,“老師,我好像帶瞭,我再找找。”我把桌子蓋掀起來,開始慢騰騰地一本一本地翻,嘴裡還自言自語,“哎,去哪兒瞭,也不在這兒。”

          老師翻瞭我一個白眼說:“那你慢慢找,下課要是還沒找著,我就打電話讓你爸給你送來。”

          我猛點頭,用書擋著自己,病急亂投醫地問林依人:“昨天的作業是什麼?”

          她在本子上寫“情境對話”,然後把本子推瞭過來。

          “你們都交瞭嗎?”

          她點瞭點頭:“早上就交瞭。課代表讓你交,你在睡覺。我這裡有一份草稿,我交上去的不是這個,你要嗎?”